中和集卷一

Материал из Даосская Библиотеки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К оглавлению

Содержание

中和集卷之一

都梁清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

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玄門占不旨》

動靜無端

太極圖

陰陽無始

釋曰圓覺,道曰金丹,儒曰太極,所謂無極而太極者,不可極而極之謂也。釋氏云:如如不動,了了常知。《易繫》云: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丹書云:身心不動,以後復有無極真機,言太極之妙本也。是知三教所尚者,靜定也。周子所謂主於靜者是也。蓋人心靜定,未感物時,湛然天理,即太極之妙也。一感於物,便有偏倚,即太極之變也。苟靜定之時,謹其所存,則天理常明,虛靈不昧,動時自有主宰,一切事物之來俱可應也。靜定工夫純熟,不期然而自然至此,無極之真復矣,太極之妙應明矣,天地萬物之理悉備於我矣。

四正中直

中和圖

發無不中

《禮記》云: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未發,謂靜定中謹其所存也故曰中。存而無體,故謂天下之大本。發而中節,謂動時謹其所發也,故曰和。發無不中,故謂天下之達道。誠能致中和於一身,則本然之體虛而靈,靜而覺,動而正,故能應天下無窮之變也。老君曰: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即子思所謂致中和,天地位、萬物育,同一意也。中也、和也,感通之妙用也,應變之樞機也。《周易》生育流行,一動一靜之全體也。予以所居之舍,中和二字匾名,不亦宜乎哉。

委順委圖

身心世事,謂之四緣,一切世人皆為縈絆,惟委順者能應之,常應常靜,何緣之有。何謂委?委身寂然,委心洞然,委世混然,委事自然。何謂順?順天命,順天道,順天時,順天理。身順天命,故能應人;心順天道,故能應物;世順天時,故能應變;事順天理,故能應機。既能委,又能順,兼能應,則四緣脫灑。作是見者,常應常靜,常清靜矣。

照妄圖

古云:常滅動心,不滅照心。一切不動之心,皆照心也。一切不止之心,皆妄心也。照心即道心也,妄心即人心也。道心惟微,謂微妙而難見也。人心惟危,謂危殆而不安也。雖人心亦有道心,雖道心亦有人心,係乎動靜之間爾。惟允執厥中者,照心常存,妄心不動,危者安平,微者昭著。到此有妄之心復矣,無妄之道成矣。《易》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太極圖頌》

中○者,無極而太極也。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一陰一陽,兩儀立焉。○者,兩儀也。○者,陽動也。○者,陰靜也。陰陽互交,而生四象。○者,四象動而又動,曰老陽;動極而靜,曰少陰;靜極復動,曰少陽;靜而又靜,曰老陰。四象動靜,而生八卦。乾一兌二,老陽動靜也;離三震四,少陰動靜也;艮五坎六,少陽動靜也;兌七坤八,老陰動靜也。陰逆陽順,一升一降,機緘不已,而生六十四卦,萬物之道至是備矣。上○者,氣化之始也。下○者,形化之母也。知氣化而不知形化,則不能極廣大。知形化而不知氣化,則不能盡精微。故作頌而證之。

《頌二十五章》

道本至虛,至虛無體。窮於無窮,始於無始。

虛極化神,神變生氣。氣聚有形,一分為二。

二則有感,感則有配。陰陽互交,乾坤定位。動靜不已,四象相係。健順推盪,八卦玆係。運五行而有常,定四時而成歲。

沖和化醇,資始資生。在天則斡旋萬象,在地則長養群情。

形形相授,物物相孕。化化生生,奚有窮盡。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有無錯綜,隱顯相扶。

原其始也,一切萬有,未有不本乎氣。推其終也,一切萬物,未有不變於形。

是知萬物本一形氣也,形氣本一神也。神本至虛,道本至無,易在其中矣。

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人物居中,自融自化,氣在其中矣。

天地物之最巨,人於物之最靈,天人一也。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變在其中矣。

人之極也,中天地而立命,稟虛靈以成性。立性立命,神在其中矣。

命係乎氣,性係乎神。潛神於心,聚氣於身,道在其中矣。

形化則有生,有生則有死。出生入死,物之常也。

氣化則無生,無生故無死。不生不死,神之常也。

形化體地,氣化象天。形化有感,氣化自然。

明達高士,全氣全神。千和萬合,自然成真。

真中之真,玄之又玄。無質生質,是謂胎仙。

欲造斯道,將奚所自。惟靜惟虛,胎仙可冀。

虛則無礙,靜則無欲。虛極靜篤,觀化知復。

動而主靜,實以抱虛。二理相須,神與道俱。

道者神之主,神者氣之主,氣者形之主,形者生之主。

無生則形住,形住則氣住,氣住財神住,神住則無住,是名無住住。

金液鍊形,玉符保神。形神俱妙,與道合真。

命寶凝矣,性珠明矣,元神靈矣,胎仙成矣,虛無自然之道畢矣。

大哉神也,其變化之本歟。

《畫前密意》

易象第一

易可易,非常易。象可象,非大象。常易不易,大象無象。常易,未畫以前易也。變易,既畫以後易也。常易不易,太極之體也。可易變易,造化之元也。大象,動靜之始也。可象,形名之母也。歷劫寂爾者,常易也。亘古不息者,變易也。至虛無體者,大象也。隨事發見者,可象也。所謂常者,莫窮其始,莫測其終,歷千萬世,廓然而獨存者也。所謂大者,外包乾坤,內充宇宙,遍河沙界,湛然圓滿者也。常易不易,故能統攝天下無窮之變。大象無象,故能形容天下無窮之事。易也,象也,其道之原乎。

《常變第二》

常易不變,變易不常。其常不變,故能應變。其變不常,故能體常。始終不變,易之常也。動靜不常,易之變也。獨立而不改,得其常也。周行而不殆,通其變也。不知常不足以通變,不通變不足以知常。常也,變也,其易之原乎。

《體用第三》

常者,易之體。變者,易之用。古今不易,易之體。隨時變易,易之用。無思無為,易之體。有感有應,易之用。知其用,則能極其體。全其體,則能利其用。聖人仲觀俯察,遠求近取,得其體也。君子進德修業,作事制器,因其用也。至於窮理盡性,樂天知命,修齊治平,紀綱法度,未有外乎易者也。全其易體,足以知常,利其易用,足以通變。

《動靜第四》

剛柔推盪,易之動靜。陰陽升降,氣之動靜。奇偶交重,卦之動靜。氣形消息,物之動靜。晝夜興寢,身之動靜。至於身之進退,心之起滅,世之通塞,事之成敗,皆一動一靜,互相倚伏也。觀其動靜,則萬事之變,萬物之情可見矣。靜時有存,動則有察。靜時有主,動則可斷。靜時有定,動罔不吉。靜者動之基,動者靜之機。動靜不失其常,其道光明矣。

《屈伸第五》

暑往寒來,歲之屈伸。日往月來,氣之屈伸。古往今來,世之屈伸。至於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皆屈伸之理也。知屈伸相感之道,則能盡天下無窮之利也。

《消息第六》

息者,消之始。消者,息之終。息者,氣之聚。消者,形之散。生育長養謂之息,歸根復命謂之消。元而亨,易之息也。利而貞,易之消也。春而夏,歲之息也。秋而冬,歲之消也。嬰而壯,身之息也。老而終,身之消也。無而有,物之息也。有而無,物之消也。息者,生之徒。消者,死之徒。自二氣肇分以來,未有消而不息之理,亦未有息而不消之物。通而知之者,燭理至明者也。

《神機第七》

存乎中者,神也。發而中者,機也。寂然不動,神也。感而遂通,機也。隱顯莫測,神也。應用無方,機也。蘊之一身,神也。推之萬物,機也。吉凶先兆,神也。變動不居,機也。備四德,自強不息者,存乎神者也。貫三才,應用無盡者,運其機者也。

《智行第八》

智者,深知其理也。行者,力行其道也。深知其理,不見而知。力行其道,不為而成。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深知也。自強不息,無往不適,力行也。知亂於未亂,知危於未危,知亡於未亡,知禍於未禍,深知也。

存於身而不為身累,行於心而不為心役,行於世而不為世移,行於事而不為事礙,力行也。深知其理者,可以變亂為治,變危為安,變亡為存,變禍為福。力行其道者,可以致身於壽域,致心於玄境,致世於太平,致事於大成。非大智大行者,其孰能及此。

《明時第九》

通變莫若識時,識時莫若通理,明理莫若虛靜。虛則明,靜則清,清明在躬,天理昭明。天之變化,觀易可見。世之時勢,觀象可驗。物之情偽,觀形可辨。麗於形者,不能無偶。施於色者,不能無辨。天將陰雨,氣必先蒸。山將崩裂,下必先隳。人將利害,貌必先變。譬如巢知風,穴知雨,蟄蟲應候,葉落知秋。又如商人置雉尾於舟車之上,以候陰晴,天常晴則尾直堅,天將雨則尾下垂。無情之物尚爾,而況人乎。今人不識時變者,燭理未明也。

《正己第十》

進德修業,莫若正己。己一正,則無所不正。一切形名,非正不立。一切事故,非正不成。日用平常,設施酬酢,未有不始於己者。一切事事理理、頭頭物物,亦未有不自己出者。是故進修之要,必以正己為立基。正已接人,人亦歸正。正己處事,事亦歸正。正己應物,物亦歸正。惟天下之一正,為能通天下之萬變。是知正己者,進修之大用也,入聖之階梯也。

《工夫第十一》

清心釋累,絕慮忘情,少私寡慾,見素抱樸,易道之工夫也。心清累釋,足以盡理。慮絕情忘,足以盡性。私慾俱泯,足以造道。素朴純一,足以知天。

《感應第十二》

寂然而通,無為而成,不見而知,易道之感應也。寂然而通,無所不通。無為而成,無所不成。不見而知,無所不知。動而感通,不足謂之通。為而後成,不足謂之成。見而後知,不足謂之知。此三者,其於感應之道也遠矣。誠能為之於未有,感之於未動,見之於未萌,三者相須而進,無所感而不通也,無所事而不應也,無所住而非利也。盡此道者,其惟顏子乎。

《三易第十三》

三易者,一曰天易,二曰聖易,三曰心易。天易者,易之理也。聖易者,易之象也。心易者,易之道也。觀聖易,貴在明象,象明則入聖。觀天易,貴在窮理,理窮則知天。觀心易,貴在行道,道行則盡心。不讀聖人之易,則不明天易;不明天易,則不知心易;不知心易,則不足以通變。是知易者,通變之書也。

《解惑第十四》

氣之消長,時之升降,運之否泰,世之通塞,天易也。卦之吉凶,爻之得失,辭之險易,象之貞晦,聖易也。命之窮達,身之進退,世之成敗,位之安危,心易也。深造天易,則知時勢。深造聖易,則知變化。深造心易,則知性命。以心易會聖易,以聖易擬天易,以天易參心易,一以貫之,是名至士。

《釋疑第十五》

變動有時,安危在己。禍福得喪,皆自己始。是故、通變者,趨時者也。趨時者,危亦安。通變者,亂亦治。不失其所守者,困亦亨。不謹其所行者,豐亦昧。晦其明者,處明夷而無傷。恃其有者,居大有而必害。至遠而可應者,其士省也。至近而無與者,其意乖也。至弱而能勝者,得其輔也。至剛而無過者,有其道也。益之用,凶事濟難也。睽之見,惡人免怨也。不怕其德者,無所容。不有其躬者,無所利。獨立自恃者,無功。恐懼修省者,獲福。益於人者,人益之。利於人者,人利之。信於人者,人信之。惠於人者,人惠之。畏凶者,無凶。畏眚者,無眚。畏禍者,福必至。忽福者,禍必至。予所謂安危在己,復何疑哉。

《聖功第十六》

聖人所以為聖者,用易而已矣。用易所以成功者,虛靜而已矣。虛則無所不容,靜則無所不察。虛則能受物,靜則能應事,虛靜久久,則靈明。虛者,天之象也。靜者,地之象也。自強不息,天之虛也。厚德載物,地之靜也。空闊無涯,天之虛也。方廣無際,地之靜也。天地之道,惟虛惟靜。虛靜在己,則是天地在己也。道經云: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其斯之謂歟。清即虛也,虛靜也者,其神德聖功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