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集卷三

Материал из Даосская Библиотеки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К оглавлению

Содержание

中和集卷之三

都梁清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

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問答語錄》

潔菴瓊蟾子程安道問三教一貫之道

瑩蟾子宴坐蟾窟,是夜寒光清氣,真潔可掏。門人瓊蟾子,猛思生死事大,神仙不可不敬慕,功行不可不專修,稽首拜問曰:弟子嘗聞,自古上聖高真、歷代仙師,皆因修真而成道,必以鉛汞為金丹之根蒂,不知鉛汞是何物?

師曰:夫鉛汞者,天地之始,萬物之母,金丹之本也。非凡鉛、黑錫、水銀、朱砂。奈何謬者不知真玄,私意揣度,惑壞後學,徒費歲時,擔閣一生,深可憐憫。若不遇真師點化,皆妄為矣。紫陽真人曰:饒君聰慧過顏閔,不遇真師莫強猜。正謂此也。我今為汝指出,真鉛真汞身心是也。聖師云:身心兩箇字,是藥也,是火也。又云:要知產藥川源處,只在西南是本鄉。西南者,坤也。坤屬身,身中之精乃陰中之陽也。如乾中一爻,入坤而成坎,外陰內陽,外柔內剛,外坤內乾,坎水之中有乾金,故強名曰水中金也。夫汞者,心中之氣也,陽中之陰也。如坤中一爻,入乾而成離,外陽內陰,外剛內柔,外乾內坤,離火之中有坤土,故強名曰砂中汞也。精氣感合之妙,故強名立象,以鉛汞喻之,使學者知有體用耳。以此推之,無出身心兩字,身心合一之後,鉛汞皆無也。

問:如何是抽添?曰:身不動氣定,謂之抽;心不動神定,謂之添。身心不動,神凝氣結,謂之還元。所以取坎中之陽,補離中之陰而成乾,謂抽鉛添汞也。

問:如何是烹鍊?曰:身心欲合未合之際,若有一毫相撓,便以剛決之心敵之,為武鍊也。身心既合,精氣既交之後,以柔和之心守之,為文烹也。此理無他,只是降伏身心,便是烹鉛鍊汞也。忘情養性,虛心養神,萬緣頓息,百慮俱澄,身心不動,神凝氣結,是謂丹基,喻曰聖胎也。以上異名,只是以性攝情而已。性寂情冥,照見本來,抱本還虛,歸根復命,謂之丹成也,喻曰脫胎。

問:諸丹經云用工之妙,要在玄關,不知玄關正在何處?曰: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寧有定位?着在身上,即不是;離了此身向外尋求,亦不是。泥於身則着於形,泥於外則着於物。夫玄關者,只於四大五行不着處是也。余今設一譬喻,令汝易於曉會。且如傀儡手足舉動,百般舞蹈,在乎線上關捩,實由主人使之。傀儡比得人之四大一身,線比得玄關,抽牽底主人比得本來真性。傀儡無線財不能動,人無玄關亦不能運動。汝但於二六時中,行住坐臥,着工夫向內求之,語默視聽是箇甚麼?若身心靜定,方寸堪然,真機妙應處,自然見之也。《易·繫》云:寂然不動。即玄關之體也。感而遂通。即玄關之用也。自見得玄關,一得求得,藥物火候,三元八卦,皆在其中矣。時人若以有形着落處為玄關者,縱動功苦志,事終不成。欲直拾出來,恐汝倩不及,亦不得用,須是自見始得。譬如儒家先天之學,亦要默而識之。孟子云:浩然之氣,塞乎天地之間,曰難言也。且難言之妙,非玄關乎。且如釋氏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使人神領意會,謂之不傳之妙。能知此理者,則能一徹萬融也。

問:或謂崇釋與修道,可以斷生死,出輪迴;學儒可盡人倫,不能了生死。豈非三教異同乎?曰:達理者奚患生死耶?且如窮理盡性,以至於命;原始返終,知周萬物,則知生死之說。所以性命之學,實儒家正傳。窮得理徹,了然自知,豈可不能斷生死輸迴乎?且如羲皇初畫易之時,體天設教,以道化人,未嘗有三教之分。故曰皇天無二道,聖人無兩心。當來初畫一者,象太極也。有一便有二,象兩儀也。一者陽也,一者陰也,一陰一陽之謂道。仰則觀於天上,畫一畫以象

天;俯則察於地下,畫一畫以象地;中畫一畫以象人。故三畫以成乾,象三才也。兩乾斷而成坤,象六合也。故曰:立天之道曰陰與陽二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兼三才而兩之,故六畫而成坤。以一身言之,立天之道曰陰與陽,心之一神氣也;立地之道曰柔與剛,身之形體也;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意之情性也?心、身、意,象乾三才也;神氣、性情、形體,象坤之六合也。《易》曰:遠取諸物,近取諸身。此之謂也。

問:《繫辭》云六畫而成卦,先生云六畫而成坤者,何也?曰:汝未知之,若謂六畫而成卦者,文王重卦也。文王未重卦之前,豈可謂無三才六合乎?先賢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天之乾坤也;立地之道曰柔與剛,地之乾坤也。立人之道曰仁與義,人之乾坤也。以此推之,乾坤兩卦,三才六合備矣,又豈以重卦言之哉?所謂六畫而成卦者,重卦之後,名為後天〔卦〕也。

問:若謂未重卦之前,三才六合備矣。而《繫辭》云:以制器者尚其象。未必因器而設象,因象而制器乎?曰:因象而制器。

問:三皇以下,聖人制器皆以重卦言之。若謂因象制器,文王未重易之前,豈有重卦之名乎?曰:非也。前賢云:須信畫前元有易。所以文王未重卦之前,六十四卦俱備。

問:卦若不重,六十四卦從何而得?曰:變卦所生也。一卦變八卦,八卦變六十四卦。且如乾卦三爻,上兩爻少陽,下一爻老陽,支出巽卦來,陽變為陰,乾之巽,天風姤也。舉此一卦,諸卦皆然。

問:卦不重而有六十四卦,文王如何又重之?曰:卦不重而變六十四卦,乃羲皇心法,道統正傳,誘萬世之下學者,同入聖門。重卦而生六十四卦者,乃文王、周孔立民極,正人倫,使世人趨吉避凶,立萬世君臣父子之綱耳。故性命之學,不敢輕明於言,亦不忍隱斯道。孔子微露於《係辭》,濂溪發明於《太極通書》也。蓋欲來者熟咀之,而自得之,此學不泯其傳矣。

問:一陰一陽之謂道,如何說?曰:陰陽者,乾坤也。乾坤出於太極,太極判而兩儀立焉。兩儀,天地也。不言天地,而言乾坤者,貴其用不貴其體也。或曰:乾陽也,坤陰也,如何又云天地?曰:天地即乾坤也,乾坤即陰陽也,陰陽一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以太極言之,則曰天地;以易言之,則曰乾坤;以道言之,則曰陰陽。若以人身言之,天地形體也,乾坤性情也,陰陽神氣也。以法象言之,天龍地虎也,乾馬坤牛也,陽烏陰兔也,以金丹言之,天鼎地爐也,乾金坤土也,陰汞陽鉛也。散而言之,種種異名,合而言之,一陰一陽也。修仙之人,鍊鉛汞而成丹者,即身心合而還其本初,陰陽合而復歸太極也。

問:三五一,是何也?曰:三元五行也。東三南二是一箇五,北一西四是兩箇五,中土是三箇五,是謂三五也。以人身言之,性三神二是一箇五,情四精一是兩箇五,意五是三箇五也。三五合一,則歸太極;身心意合一,則成聖胎也。紫陽真人云:三五一都三箇字,三元五行一氣是也。古今明者實然稀。世鮮知之。東三南二同成五,東三性也,南二神也。北一西四方共之。北一精也,西四情也。戊己還從生數五,土數五,意也。三家相見結嬰兒。三家者身心意也,嬰兒者三五合一而成用也。嬰兒是一含真氣,嬰兒是真一之異名,太一含真也。十月胎圓入聖基。工夫十月,脫出凡胎,超凡入聖也。以此求之,金丹之道,實入聖基也。

問:《係辭》云天地設位,易行乎中。如何?曰:天地設位人生於中,是謂三才,故人與物生生而不息。所以不言人與物,而言易者,聖人言乾坤易之門,隨時變易,以從道也。如金丹以乾坤為鼎器者,天地設位也。以陰陽為化機者,即易行乎中也。元始採藥無窮,行火候之不息也。

問:闢戶謂之乾,闔戶謂之坤,一闔一闢謂之變。如何?曰:一闔一闢者,一動一靜也。乾陽坤陰,如門戶之闔闢,即乾坤易之門也。且如陰陽互動互靜,機緘不已,元亨利貞,定四時,成歲變者,變易也。至道與神氣,混混淪淪,周乎三才萬物,闔闢無窮,致廣大而盡精微矣。以一身言之,呼吸是矣。呼則接天根,是謂之闢;吸則接地根,是謂之闔。一呼一吸,化生金液,是謂之變。闔闢呼吸,即玄牝之門,天地之根矣。所謂呼吸者,非口鼻呼吸,乃真息闔闢也。

問: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如何?曰:乾,父也,坤,母也。乾初爻交坤而成震,震初索而得男,是謂長男。坤初爻交乾而成巽,巽初索而得女,是謂〔長〕女。乾中爻交坤而成坎,坎再索而得男,是謂中男。坤中爻交乾而成離,離再索而得女,是謂中女。乾三爻交坤而成艮,艮三索而得男,是謂少男。坤三爻交乾而成兌,兌三索而得女,是謂少女。乾生三男,坤生三女,乾坤共生六子,是謂八卦。以身言之,初受胎時,稟父母精華而成此身。精華者,丹經喻曰天壬地癸也。初交合時,天壬先至,地癸隨至,癸裹壬則成男子;地癸先至,天壬隨至,壬裹癸則成女子。壬癸偶然齊至,則成雙胎。壬先至癸遲至,癸先至壬遲至,俱不成胎也。故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夫天壬地癸者,乃天地元精元氣也。亦丹經所云坎戊離己,異名鉛汞也。節之於外則成人,益之於內則成丹。世人不知生男生女,實由命分中得,不由人力。若不斷淫絕慾,自為修養,直待精華耗謁,早至夭亡,大可惜也。又豈知寡慾而得男女,貴而壽;多慾而得男女,濁而夭。

問: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如何?曰:形而上者無形質,形而下者有體用。無形質者,係乎性汞也。有體用者,係乎命鉛也。總而言之,無出身心也。

問:聖人以易洗心,退藏於密,密是何也?曰:誠之至也。易理致廣大而盡精微,聖人玩味其理,洗心滌慮,藏於極誠矣。

問:《書》云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不知中如何執?曰:執者,一定之辭。中者,正之中也。道心微而難見,人心危而不安,雖至人亦有人心,雖下愚亦有道心。苟能心常正得中,所以微妙而難見也。若心稍偏而不中,所以危殆而不安也。學仙之人,擇一而守之不易,常執其中,自然危者安而微者著矣。金丹用中為玄關者,亦是這箇道理。

問: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如何?曰:誠之昭著,雖無聲可聞,無臭可知,天道亦不可掩。如道經云大量玄玄,亦是真之至也。

問: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如何?曰:聖人生而知之,默而順之天理。所謂不思而得,不勉而中,得無為自然之道也。此則《中庸》所謂誠而明也。若謂明而誠,正是聖人之教耳。學道之人夙有根器,一直了性,自然了命也,此生而知之也。根器淺薄者,不能一直了性,自教而入,從有至無,自粗達妙,所以先了命而後了性也,此學而知之也。

問:夫子飯蔬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夫子樂在何處?曰:夫子所樂者天,所知者命,故樂天知命而不憂。雖匡人所逼,猶且弦歌自娛,於易得不遠。復以修身,復見天地之心,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此金丹之妙也。

問:顏子簞瓢之樂,如何?曰:顏子得夫子樂天知命不憂之理,故不改其樂也。所以如愚,心齋坐忘,黜聰明,去智慮,庶乎屢空,亦金丹之妙也。

問:曾子被破褐而頌聲滿天地,天子不得而臣,諸侯不得而友。是如何?曰:曾子一唯之妙,口耳俱忘,所以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得一貫之道。

問:子路問死,夫子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是如何?曰:生死乃晝夜之常,知有晝則知有夜,《易》云:原始返終,則知死生之說。丹書云:父母未生已前,是金丹之基。釋云:未有此身,性在何處。以此求之,三教入處。只要原其始,自知其終,泝其流而知其源。人能窮究此身,其所從來生死,自然都知也。汝曾看《太極圖》否?太極未判,之前是甚麼?若窮得透,則知此身之前,原始可以要終也。

問:太極未判,其形若鷄子,鷄子之外是甚麼?曰:太虛也。凡人受氣之時,形體未分,亦如鷄子。既生之後,立性立命,一身之外,皆太虛也。

問:人在母腹中時,還有性否?曰:腹中穢污,靈性豈存得住。又問:懷胎五七箇月,其胎忽動,莫非性乎?曰;非性也,一氣而已。人在腹中時隨母呼吸,一離母胎,立性立命,便自有天地。且如蛇斬作兩段,前尚走,尾尚活。又有人煮蟹既熟,遺下生腳尚動,豈性也。汝究此理則知氣動也,非性也。

問:語云吾道一以貫之。如何?曰:聖人言身中一天理,可以貫通三才,三教萬事,無不備矣。如釋氏無我無人、無衆生無壽者,道教了一萬事畢,皆一貫也。

問:世尊拈花示衆,獨迦葉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摩訶迦葉。不知微笑者何事?曰:世尊拈花示衆,衆皆不見佛心,獨迦葉見佛心之妙,所以微笑。故世尊以心外之妙,分付與迦葉也。

問:達摩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如何是見性?曰:達磨以真空妙理,真指人心。見性者,使人轉物情空,自然見性也。豈在乎筆舌傳之哉。

問:儒有先天《易》,釋有《般若經》,道有《靈寶經》莫非文字乎?曰:非也。皆聖人以無言而形於有言,顯真常之道也。釋教一大藏教典,及諸家語錄因果;儒教九經三傳、諸子百家;道教洞玄諸品經典及諸丹書,是入道之徑路,超昇的梯階。若至極處,一箇字也使不着。汝問余數事,亦只是過河之筏。向上一着,當於言句之外求之。或築着磕着,悟得透得,復歸於太極,圓明覺照,虛徹靈通,性命雙全,形神俱妙,虛空同體,仙佛齊肩,亦不為難。

問:先生云三教一理,極荷開發。但釋氏涅槃,道家脫胎,似有不同處。

曰:涅槃與脫胎,只是一箇道理。脫胎者,脫去凡胎也,豈非涅槃乎?如道家鍊精化氣,鍊氣化神,鍊神還虛,即抱本歸虛,與釋氏歸空一理,無差別也。

又問:脫胎後還有造化麼?曰:有造化在。聖人云:身外有身,未為奇特,虛空粉碎,方露全真。所以脫胎之後,正要腳踏實地,直待與虛空同體,方為了當。且如佛云真空,儒曰無為,道曰自然,皆抱本還元,與太虛同體也。執着之徒,疇克知此一貫之道哉。

潔菴曰:先生精造金丹之妙道,融通三教之玄機,隨問隨答,極玄極妙。豈敢自秘,當刊諸梓,與同志之士相與開發。隋珠趙璧,自有識者。

《趙定菴問答》

師曰:前代祖師、高真上聖,有無上至真之道,留傳在世度人。汝還知否?定菴曰:弟子初進玄門,至愚至蠢,蒙師收錄,千載之幸也。無上正真之道,誠未知之,望師開發。

師曰:無上正真之道者,無上可上,玄之又玄,無象可象,不然而然,至極至妙之謂也。聖人強名曰道。自古上仙,皆由此處了達,未有不由是而修證者。聖師口口,歷代心心相傳,所授金丹之旨,乃無上正真之妙道也。

定菴曰:無上正真之妙,喻為金丹,其理云何?師曰:金者,堅也。丹者,圓也。釋氏喻之為圓覺,儒家喻之為太極。初非別物,只是本來一靈而已。本來真性永劫不壞,如金之堅,如丹之圓,愈鍊愈明。釋氏曰:○此者真如也。儒曰○此者太極也。吾道曰:○此乃金丹也。體同名異。《易》曰: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者,虛無自然之謂也。兩儀者,一陰一陽也。陰陽,天地也。人生於天地之間,是謂三才。三才之道,一身備矣。太極者,元神也;兩儀者、身心也。以丹言之,太極者,丹之母也;兩儀者,真鉛真汞也。所謂鉛汞者,非水銀、朱砂、硫黃、黑錫、草木之類,亦非精津涕唾、心腎氣血,乃身中元神,身中元氣。身不動,精氣凝結,喻之曰丹。所謂丹者,身也。○者,真性也。丹中取出○者,謂之丹成。所謂丹者,非假外而造作,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也。世鮮知之。今之修丹之士,多不得其正傳,皆是向外尋求,隨邪背正,所以學者多而成者少也。或鍊五金八石,或鍊三遜五假,或鍊雲霞外氣,或鍊日月精華,或採星曜之光,或想空中丸塊而成丹,或想丹田有物而為丹,或肘後飛金精,或眉間存想,或還精補腦,或運氣歸臍。乃至服穢吞精,納新吐故,八段錦、六字氣,搖夾脊,絞轆轤,閉尾閭,守臍蒂,採天癸,鍛秋石,屈伸導引,撫摩消息,默朝上帝,舌拄上腭,三田還返,閉息行氣,三火聚於膀胱,五行鑽於苦海。如斯小法,何啻千門。縱勤功採取,終不能成其大事。經云:正法難遇多迷,真道多入邪宗,此之謂也。夫至真之要,至簡至易,難遇易成。若遇至人點化,無不成就。

定菴曰:弟子夙生慶幸,得遇老師,幸沾情乳。金丹之要,望賜點化。師曰:汝今諦聽,當為汝談。夫鍊金丹者,全在奪天地造化。以乾坤為鼎器,日月水火,陰陽為化機,為兔為藥。仗天罡之斡運,斗柄之推遷,採藥有時,運符則。進火退符,體一年之節候;抽鉛添汞,象一月之虧盈。攢簇五行,合四象,追二氣歸黃道,會三性於元宮,返本還元,歸根復命,功圓神備,凡蛻為仙,謂之丹成也。

定菴曰:一天地造化誠恐難奪。帥曰:無出一身,奚難之有。天地,形體也;水火,精氣也;陰暢,身心也;為兔,性情也。所以形體為鼎爐,精氣為水火,情性為化機,身心為藥材。聖恐學者無以取則,遂以天地喻之。身與天地造化,無有不伺處,身心兩箇字,是藥也是火。所以天魂地魄,乾馬坤牛,陽鉛陰汞,坎男離女,日烏月兔無出身心兩字也。天罡斡運者,天心也。丹書云:以心觀道,道即心也,以道觀心,心即道也。斗柄推遷者,玄關也。夫玄關者,至玄至妙之機關也。今之學者多泥於形體,或云眉間,或云臍輸,或云兩腎中間,或云臍後腎前,或云膀胱,或云丹田。或云首有九宮,中為玄關;或指產門為生身處,或指口鼻為玄牝,皆非也。但着在形體上,都不是。亦不可離此一身,向外尋寫一諸丹經皆不言正在何處者,何也?難形筆舌,亦說不得,故曰玄關。所以聖人只書一中字,示人此中字,玄關。明矣。所謂中者,非中外之中,亦非個維上下之中,不是在中之中。釋云: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箇是自己本來面目。此禪家之中也。儒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此儒家之戶也中道曰:念頭不起處謂之中,此道家之中也。此乃三教所用之中也。《易》曰:寂然不動,中之體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老子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易》云:復,其見天地之心。且復卦一陽,生於五陰之下。陰者,靜也。陽者,動也。靜極生動。只這動處,便是玄關也。汝但於二六時中,舉心動念處着工夫,玄關自然見也。見得玄關,藥物火候、運用抽添,乃至脫胎神化,並不出此一竅。採藥者,採身中真鉛真汞也。藥生有時,非冬至、非月生、非子時。祖師云:鍊丹不用尋冬至,身中自有一陽生。又云:鉛見癸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以此求之,身中癸生一陽時也,便可下手採之。二氣交合之後,要識持盈,不可太過,望遠不堪嘗也。進火退符,無以取則,遂以一年節候,寒暑往來,以為火符之則。又以一月盈虧,以明抽添之旨。且如冬至一陽生,復卦十二月;二陽臨卦,正月;三陽泰卦,二月;四陽大壯卦,三月;五陽夬卦,四月;純陽乾卦,陽極陰生,五月;一陰姤卦,六月;二陰逐卦,七月;三陰否卦,八月;四陰觀卦,九月;五陰剝卦,十月;純陰坤卦,陰極陽生,周而復始。此火符進退之機。奈何學者執文泥象,以冬至日下手進火,夏至退符,二八月沐浴,尤不知其要也。聖人見學者錯用心志,又以一年節候,促在一月之內,以朔望象冬夏至,以兩弦比二八月,以兩日半准一月,以三十日准一年。世人又着在月上。又以一月盈虧,促在一日,以子午體朔望,以卯酉體二弦。學者又着在日上。近代真師云: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節候。又曰:父母未生以前,烏有年月日時。此聖人誘喻初學勿錯用心。奈何執着之徒,不窮其理,執文泥象,徒爾勞心。余今直指與汝,身中癸生便是一陽也,陽升陰降便是三陽也。陰陽分,是四陽,體二月,如上弦,比卯時,宜沐浴然後進火。陰陽交,神氣合,六陽也。陰陽相交,神氣混融之後,要識持盈,不知止足,前功俱廢。故曰:金逢望遠不堪嘗。然後退符,象一陰,乃至陰陽分,象三陰,陰陽伏位,宜沐浴,象八月,比下弦,如酉時也。然後退至六陰,陰極陽生,頃刻之間,一周天也。汝但依而行之,久久工夫,漸凝漸結,無質生質,結成聖胎,謂之丹成也。

定菴曰:下手工夫,周天運用,已蒙開發,種種異名不能盡知,望師指示。師曰:異名者,只是譬喻,無出身心兩字。下工之際,凝耳韻,含眼光,緘舌氣,調鼻息,四大不動。使精、神、魂、魄、意,各安其位,謂之五氣朝元。運入中宮,謂之攢簇五行。心不動,龍吟;身不動,虎嘯;身心不動謂之降龍伏虎。龍吟則氣固,虎嘯則精固,握固靈根也。以精氣喻之龜蛇,以身心喻之龍虎。〔龍虎〕龜蛇打成一片,謂之合和四象。以性攝情,謂之金木併。以精御氣,謂之水火交。木與火同源,兩性一家,東三南二同成五也。水與金同源,兩性一家,北一西方四共之也。土居中宮,屬意,自己五數戊己,還從生數五。心身意打成一片,三家相見結嬰兒,總謂之三五混融也。鍊精化氣,鍊氣化神,鍊神還虛,謂之三花聚鼎,又謂之三關。今之學人多指尾閭、夾脊、玉枕為三關者,只是功法,非至要也。舉心動念處為玄牝,今人指口鼻者,非也。身、心、意為三要。心中之性謂之砂中汞。身中之氣謂之水中金。金本生水,乃水之母,金反居水中,故曰母隱子胎。外境勿令入,內境勿令出,謂之固濟。寂然不動,謂之養火。虛無自然,謂之運用。存誠篤志,謂之守城。降伏內魔,謂之野戰。真汞謂之姹女,真鉛謂之嬰兒。胎意謂之黃婆。性情謂之夫婦。澄心定意,性寂神靈,二物成團,三元輻輳,謂之成胎。愛護靈根,謂之溫養。所謂溫養者,如龍養珠,如鷄覆子,謹謹護持,勿令差失,毫髮有差,前功俱廢也。陽神出殼,謂之脫胎。歸根復命,還其本初,謂之超脫。打破虛空,謂之了當也。

定菴曰:金丹成時,還可見否?答曰:可見。曰:有形否?曰:無形。問曰:既無形,如何可見?答曰:金丹只是強名,豈有形乎。所謂可見者,不可以眼見。釋曰:於不見中親見,親見中不見。道經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斯謂之道。視之不見,未嘗不見。聽之不聞,未嘗不聞。所謂可見可聞,非耳目所及也,心見意聞而已。譬如大風起,入山撼木,入水揚波,豈得謂之無?觀之不見,搏之不得,豈得謂之有?金丹之體亦復如是。所以鍊丹之初,有無互用,動靜相須,乃至成功。諸緣頓息,萬法皆空,動靜俱忘,有無俱遣,始得玄珠成象,太一歸真也。性命雙全,形神俱妙,出有入無,逍遙雲際,果證金仙也。所以經典丹書,種種異名,接引學人,從粗達妙,漸入佳境。及至見性悟空,其事卻不在紙上。譬若過河之舟,濟度斯民,既登彼岸,舟船無用矣。前賢云:得兔忘蹄,得魚忘筌,此之謂也。且余今語此授汝,卻不可執在言上,但只細嚼熟玩,其未窮究本源。苟或一言之下,心地開通,直入無為之境,是不難也。更有向上機關,未易輕述,當於言外求之。

《金丹或問》

予觀丹經子書後人箋注,取用不一。或着形體,或泥文墨,或以清淨為苦空,或以汞鉛為有象。所見不同,後人豈得不惑。殊不知至道則一,豈有二哉。又近來丹書所集,多是傍門。如解七返九還,寅子數坤申之類,不亦謬乎。予今將丹書中精要,集成《或問》三十六則,以破後人之惑,達者味之。

或問:何謂九還?曰:九乃金之成數,還者還元之義,則是以性攝情而已。情屬金,情來歸性,故曰九還。丹書云: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此之謂也。若以子數至申為九還者,非也。

或問:何謂七返?曰:七乃火之成數,返者返本之義,則是鍊神還虛而已。神屬火,鍊神返虛,故曰七返。或以寅至申為七返,非也。《悟真篇》云:休將寅子數坤申,只要五行繩準。正謂此也。

或問:何謂三關?曰:三元之機關也。鍊精化氣為初關,鍊氣化神為中關,鍊神還虛為上關。或指尾閭、夾脊、玉枕為三關者,只是工法,非至要也。登真之要,在乎三關,豈有定位,存乎口訣。

或問:何謂玄關?曰:至玄至妙之機關也。初無定位,今人多指臍輪,或指頂門,或指印堂,或指兩腎中間,或指腎前臍後,已上皆是傍門。丹書云:玄關一竅,不在四維上下,不在內外偏傍,亦不在當中,四大五行不着處是也。

或問:何謂三宮?曰;三元所居之宮也。神居乾宮,氣居中宮,精居坤宮。今人指三田者,非也。

或問:一何謂三要?曰:歸根之竅,復命之關,虛無之谷,是謂三要。或指口鼻為三要者,非也。

或問:何謂玄牝?曰:谷神不死,是謂玄牝。或指口鼻者,非也。紫陽真人云:念頭起處為玄牝。斯言是也。予謂念頭起處,乃生死之根,豈非玄牝乎。雖然,亦是工法。最上一乘,在乎口訣。

或問:何謂真種子?曰:天地未判之先,一點靈明是也。或謂人從一氣而生,以氣為真種子。或謂因念而有此身,以念為真種子。或謂禀二五之精而有此身,以精為真種子。此三說似是而非。釋云: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真。此之謂也。

或問:何謂鼎爐?曰:身心為鼎爐。丹書云:先把乾坤為鼎器,次搏烏兔藥來烹。乾心也,坤身也。今人外面安爐立鼎者,謬矣。

或問:何謂藥物?曰:真鉛真汞為藥物,只是本來二物是也。

或問:何謂內藥,何謂外藥?曰:鍊精、鍊氣、鍊神,其體則一,其用有二。交感之精,呼吸之氣,思慮之神,皆外藥也。先天至精,虛無空氣,不壞元神,此內藥也。丹書云:內外兩般作用,正謂此也。

或問:敲竹喚龜吞玉芝,如何說?曰:敲竹者,息氣也。喚龜者,攝精也。鍊精化氣,以氣攝精,精氣混融,結成玉芝,採而吞之,保命也。

或問:鼓琴招鳳飲刀圭,如何說?曰:鼓琴者,虛心也。招鳳者,養神也。虛心養神,心明神化,二土成圭,採而飲之,性圓明也。

或問:如何是五氣朝元?曰:身不動精固,水朝元;心不動氣固,火朝元;性寂則魂藏,木朝元;情忘則魄伏,金朝元;四大安和則意定,土朝元。此之謂五氣朝元也。

或問:何謂黃婆?曰:黃者,中之色。婆者,母之稱。萬物生於土,土乃萬物之母,故曰黃婆,人之胎意是也。或謂脾神為黃婆者,非也。

或問:何謂金公?曰:以理言之,乾中之陽入坤成坎,坎為水,金乃水之父,故曰金公。以法象言之,金邊着公字,鉛也。

或問:坎為太陰,如何喻嬰兒?曰:坎本坤之體,故曰太陰。因受乾陽而成坎,為少陽,故喻之為嬰兒。謂負陰抱陽也。

或問:離為太陽,卻如何喻為姹女?曰:離本乾之體,故曰太陽。因受坤陰而成離,為少陰,故喻之為姹女。謂雄裹懷雌也。

或問:何謂真金?曰:金乃元神也,歷劫不壞,愈鍊愈明,故曰真金。

或問:如何是子母?曰:水中金也。金為水之母,金藏水中,故母隱子胎也。則是神乃身之母,神藏於身,喻為母隱子胎。

或問:何謂賓主?曰:性是一身之主,以身為客。今借此身養此性,故讓身為主。丹書云:饒他為主我為賓,此之謂也。

或問:何謂先天一氣?曰:天地未判之先,一靈而已,身中一點真陽是也。以其先乎覆載,故名先天。

或問:何謂水火?曰:天以日月為水火,易以坎離為水火,禪以定慧為水火,聖人以明潤為水火,毉道以心腎為水火,丹道以精氣為水火。我今分明指出,自己一身之中,上而炎者皆為火,下而潤者皆為水。種種異名,無非譬喻,使學者自得之也。

或問:如何是火中有水?曰:從來神水出高原。以理言之,水不能自潤,須仗火蒸而成潤。以法象言之,火旺在午,水受氣在午。以此求之,火中有水,明矣。若以一身言之,則是氣中之液也。

或問:如何水中有火?曰:以理言之,日從海出。以法象言之,水旺在子,火受胎在子。以一身言之,則是精中之氣也。

或問:如何是既濟?曰:水升火降曰既濟。《易》曰:山下有澤,損君子,以懲忿窒慾。此既濟之方,懲忿則火降,窒慾則水升。

或問:如何是未濟?曰:不能懲忿,則火上炎;不能窒慾,則水下濕。無明火熾,苦海波翻,水火不交,謂之未濟。

或問,如何是金木併?曰:情來歸性,謂之交併。情屬金,性屬木。

或問:如何是間隔?曰:情逐物,性隨念,情性相違,謂之間隔。

或問:如何是清濁?曰:心不動,水歸源,故清;心動,水隨流,故濁。

或問:何謂二八?曰:一斤之數也。半斤鉛,八兩汞,非真有斤兩,只要二物平勻,故曰二八。丹書云:前弦之後後弦前,藥物平平火力全。比喻陰陽平也。亦如二八月,晝夜停〔勻〕 也。

或問:如何是沐浴?曰:洗心滌慮,謂之沐浴。

或問:如何是丹成?曰:身心合一,神氣混融,情性成片,謂之丹成,喻為聖胎。仙師云:水來真性是金丹,四假為爐鍊作團。是也。

或問:何謂養火?曰:絕念為養火。

或問:如何是脫胎?曰:身外有身為脫胎。

或問:如何是了當?曰:與太虛同體,謂之了當。物外造化未易輕述,在人自得之也。

《全真活法》

授諸門人

全真道人,當行全真之道。所謂全真者,全其本真也。全精、全氣、全神,方謂之全真。才有欠缺,便不全也。才有點污,便不真也。

全精可以保身。欲全其精,先要身安定,安定則無欲,故精全也。全氣可以養心。欲全其氣,先要心清靜,清靜則無念,故氣全也。全神可以返虛。欲全其神,先要意誠,意誠則身心合而返虛也。是故精、氣、神為三元藥物,身、心、意為三元至要。

學神仙法,不必多為,但鍊精氣神三寶為丹頭,三寶會於中宮,金丹成矣。豈不易知,豈為難行?難行難知者,為邪妄眩惑爾。

鍊精之要在乎身。身不動則虎嘯風生,玄龜潛伏,而元精凝矣。鍊氣之要在乎心。心不動則龍吟雲起,朱雀斂翼,而元氣息矣。生神之要在乎意。意不動則二物交,三元混一,而聖胎成矣。乾坤鼎器,坎離藥物,八卦三元,五行四象,並不出身、心、意三字。

全真至極處,無出身心兩字。離了身心;便是外道。雖然,亦不可着在身心上,才著在身心,又被身心所累。

須要即此用,離此用。予所謂身心者,非幻身肉心也,乃不可見之身心也。且道如何是不可見之身心?雲從山上,月向波心。身者,歷劫以來清靜身,無中之妙有也。心者,象帝之先靈妙本,有中之真無也。無中有,象坎有中無,象離。祖師云: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予謂身心兩字,是全真致極處,復何疑哉。

鍊丹之要,只是性命兩字。離了性命,便是旁門,各執一邊,謂之偏枯。祖師云:神是性兮氣是命。即此義也。

鍊氣在保身,鍊神在保心。身不動則虎嘯,心不動則龍吟。虎嘯則鉛投汞,龍吟則汞投鉛。鉛汞者,即坎離之異名也。坎中之陽,即身中之至精也。離中之陰,即心中之元氣也。鍊精化氣,所以先保其身;鍊氣化神,所以先保其心。身定則形固,形固則了命。心定則神全,神全則了性。身心合,性命全,形神妙,謂之丹成也。精化氣,氣化神,未為奇特,夫何故?猶有鍊神之妙,未易輕言。予前所言金丹之大槩,若向這裹具隻眼,方信大事不在紙上。其或未然,須知下手處。既知下手處,便從下手處做將去。自鍊精始,精住則然後鍊氣,氣定則然後鍊神,神凝則然後返虛,虛之又虛,道德乃俱。

鍊精在知時。所謂時者,非時候之時也。若着在時上,便不是。若謂無時,如何下手,畢竟作麼生?咦,古人言時至神知。祖師云:鉛見癸生須急採。斯言盡矣。

鍊氣在調燮。所謂調燮者,調和真息,燮理真元也。老子云: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其調燮之要乎。今人指口鼻為玄牝之門,非也。玄牝者,天地闔闢之機也。《易係》云:闔戶之謂坤,闢戶之謂乾,一闔一闢之謂變。一闔一闢,即一動一靜。老子所謂用之不勤之義也。丹書云: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予謂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根,即闔戶之謂坤,闢戶之謂乾也。呼則龍吟雲起,吸則虎嘯風生,即一闔一闢之謂變,亦用之不勤之義也。指口鼻為玄牝,不亦謬乎。此所謂呼吸者,真息往來無窮也。

《口訣》

外陰陽往來,則外藥也。內坎離輻輳,乃內藥也。外有作用,內則自然。精氣神之用有二,其體則一。以外藥言之,交合之精,先要不漏,呼吸之氣,更要細細。至於無息思慮之神,貴在安靜。以內藥言之,鍊精鍊元精,抽坎中之元陽也。元精固,則交合之精自不泄。鍊氣鍊元氣,補離中之元陰也。元氣住,則呼吸之氣自不出入。鍊神鍊元神也,坎離合體成乾也,元神凝則思慮之神泰定。其上更有鍊虛一着,非易輕言,貴在嘿會心通可也。勉旃勉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