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集卷五

Материал из Даосская Библиотеки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К оглавлению

Содержание

中和集卷之五

都梁清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

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詩》

述工夫十七首

九轉還丹下手功,要知山下出泉蒙。

安爐妙用憑坤土,運火工夫藉巽風。

兌虎震龍才混合,坎男離女便和同。

自從四象歸中後,造化機緘在我儂。

右發蒙

鍊汞烹鉛本沒時,學人當向定中推。

客塵欲染心無着,天癸才生神自知。

情寂金來歸性本,精凝坎去補南離。

兩般靈物交并後,陰盡陽純道可期。

右採藥

既通天癸始生時,自有真陽應候回。

三昧火從離位發,一聲雷自震宮來。

氣神和合生靈質,心息相依結聖胎。

透得裹頭消息子,三關九竅一齊開。

右進火

真鉛真汞大丹頭,採取當於罔象求。

有作有為終有累,無求無執便無憂。

常清常靜心珠現,忘物忘機命寶周。

動靜兩途無窒礙,不離當處是瀛洲。

右日用

全真妙理不難行,惟恐隨緣逐色聲。

萬幻不侵情自絕,一心無染念安生。

屏除人我全天理,把握陰陽合泰亨。

說與修丹高士道,色聲無漏性圓明。

右固形

造道元來本不難,工夫只在定中間。

陰陽上下常升降,金水周流自返還。

紫府青龍交白虎,玄宮地軸合天關。

雲收雨散神胎就,男子生兒不等閑。

右交合

真常之道果何難,只在如今日用間。

一合乾坤知闔闢,兩輪日月自循還。

歸根自有歸根竅,復命寧無復命關。

踏遍兩重消息子,超凡越聖譬如閑。

右透關

谷神不死為玄牝,箇是乾坤闔闢機。

往往來來終不息,推推盪盪了無違。

白頭老子乘龍去,碧眼胡兒跨虎歸。

試問收功何所證,周天匝地月光輝。

右出入

口頭三昧謾矜誇,闊論高談事轉差。

比似著形求實相,卻如捏目起空花。

隨將物去終歸幻,裂轉頭來便到家。

莫怪清菴多臭口,打開心孔要無遮。

右警衆

三千六百法傍門,執著之人向裹昏。

每日只徒心有見,何時得悟命歸根。

聰明特達何須道,智慧精通不足論。

一切形名聲色相,到頭都是弄精魂。

右挽邪

夜中昏睡怎禁他,鬼面神頭見也麼。

昏散相因由氣濁,念緣斷續為陰多。

潮來水面潯堤岸,風定江心絕浪波。

性寂情空心不動,生無昏散睡無魔。

右敵魔

火符容易藥非逼,天癸生如大海潮。

兩種汞鉛知採取,一齊物欲盡捐消。

掀翻萬有三元合,鍊盡諸陰五氣朝。

十月脫胎丹道畢,嬰兒形兆謁神霄。

右顯正

三元大藥意心身,著意心身便係塵。

調息要調真息息,鍊神須鍊不神神。

頓忘物我三花聚,猛拚機緣五氣臻。

八達四通無窒礙,隨時隨處闡全真。

右調燮

身自空來強立名,有名心事便牽縈。

陰陽消長磨今古,日月升沉運死生。

會向時中存一定,便知日午打三更。

雖然處世憑師授,出世工夫要自明。

右明本

明師授我鑄神鋒,全藉陰陽造化功。

緞鍊乾剛坤作冶,吹噓離火巽為風。

做成龍象心官巧,掃蕩妖氛志帥雄。

學道高人知此趣,等閑劈碎太虛空。

右鑄劍

蟾窟清幽境最佳,主人顛倒作生涯。

玉爐煅鍊黃金液,金鼎烹煎白靈芽。

斡運周天旋斗柄,推遷符火運雷車。

自從打透都關鎖,恣意銀河穩泛槎。

右蟾窟

吾菴非是等閑菴,未許常人取次觀。

一婦一夫能做活,三男三女打成團。

裹頭世界元來大,外面虛空未是寬。

試問主人為的事,報言北斗面南看。

右清菴

詠真樂十二首

佛仙總是世人為,爭奈迷途自不知。若匪貪名爭計較,定須逐利苦奔馳。

波波灑灑擔家業,劫劫忙忙贍婦兒。假使財榮妻貌美,無常到後豈相隨。

爭似全真妙更奇,箇中真樂自心知。丹從不鍊鍊中鍊,道向無為為處為。

息念息緣調祖氣,忘聞忘見養嬰兒。自從立定丹基後,五釆光華透幌帷。

爐用坤兮鼎用乾,窮微盡理便通仙。無非攝伏情歸性,便是烹煎汞合鉛。

絕盡機緣丹赫赤,全存正定寶凝堅。即斯便是抽添法,不必忉忉更問玄。

火符容易藥非遙,造化全同大海潮。藥物只於無裹採,火丹全在定中燒。

九三輻輳諸緣息,二八相交五氣朝。陰盡陽純功就也,真人出見謁神霄。

鍊丹先把氣神調,法水頻澆慧火燒。三物混融三性合,一陽來復一陰消。

金爐端正千神會,寶鼎功成萬象朝。藥就丹圓神脫蛻,全身靈出赤條條。

先天至理妙難窮,鉛產西方汞產東。水火二途分上下,玄關一竅在當中。

有知不有真為有,空會無空實是空。無有有無端的意,滔滔海底太陽紅。

寂然不動契真常,消盡群陰自復陽。坤裹黃婆生赤子,離中姹女嫁獃郎。

山頭水降黃芽長,地下雷森白雪颺。萬里銀何無點翳,金蟾獨露發神光。

妖燒少女嫁金公,全藉黃婆打合功。一對夫妻才會合,兩情雲雨便和同。

閑時共飲朱陵府,醉後同眠紫極宮。暮樂朝懼恩義重,一年生箇小孩童。

人人身內有夫妻,爭奈愚癡太執迷。不向裹頭求造化,卻於外面立丹基。

妄將御女三峰術,偽作軒轅九鼎奇。箇樣畜生難懺悔,閻公不久牒來追。

身內夫妻說與公,青衣女子白頭翁。金情木性相交合,黑汞紅鉛自感通。

對月臨風神逸樂,行雲布雨興無窮。這些至理誠能會,凝結真胎反掌中。

九還七返大丹頭,學者須當定裹求。些子神機誠會得,兩般靈物便相投。

三年造化須臾備,九轉工夫頃刻周。便把鼎爐掀倒了,丹光燭破四神州。

不立文書教外傳,人人分上本來圓。玄風細細清三境,慧月娟娟印百川。

兜率三關皆假喻,天龍一指匪真詮。威音那畔通消息,不是濂溪太極圈。

《詠四緣警世》

身心世事四虛名,多少迷人被擊縈。

禍患只因權利得,輪迴都為愛緣生。

安心絕迹從身動,處世忘機任事更。

觸境遇緣常委順,命基永固性圓明。

《詠葫蘆》

靈苗種子產先天,蒂固根深理自然。

逐日壅培坤位土,依時澆灌坎中泉。

花開白玉光而瑩,子結黃金圓且堅。

成就頂門開一竅,箇中別是一坤乾。

《心鏡》

採將乾礦入坤爐,六合虛空作一模。

法相就時圓爍爍,水銀磨處瑩如如。

放光周遍三千界,收斂歸藏一黍珠。

舉起分明全體現,更須打破合元樞。

《為孚菴指玄牝》

玄門牝戶不難知,收拾身心向內推。

會得兩儀推蕩理,便知一氣往來時。

乾坤闔闢無休息,離坎升沉有合離。

我為孚菴明指出,念頭復處立丹基。

《和翁學錄韻》

密意參同白玉蟾,元來窮理便通仙。

未明太極生三五,徒涉蓬萊路八千。

釋氏家風憑祖印,羲皇道統必心傳。

青天獨露瑤臺月,普印千潭一樣圓。

《贈鄧一蟾》

禪宗理學與全真,教立三門接後人。

釋氏蘊空須見性,儒流格物必存誠。

丹臺留得星星火,靈府銷鎔種種塵。

會得萬殊歸一致,熙臺內外總登春。

《自得》

七首

打破鴻濛竅,都無佛與仙。即非心外妙,不是口頭禪。

儘日優游過,通宵自在眠。委身潜絕境,萬事付之天。

一切有為法,般般盡是塵。窮通諸物理,放下此心身。

隨處安禪定,趨時樂至真。每將周易髓,警拔世間人。

得造無為妙,終朝不出門。機緣全絕斷,天理自然存。

日用天行健,平常地勢坤。警提門弟子,復命與歸根。

打透都關鎖,天然合大同。龜毛元自緑,鶴頂本來紅。

可道非常道,行功是外功。此兒真造化,恍惚窈冥中。

自得身心定,凝神固氣精。身閑超有漏,心寂證無生。

烏兔從來去,乾坤任變更。廓然無所礙,獨露大光明。

日用別無事,維持一己誠。靜中調氣息,動則順人情。

晦德同其俗,含華不顯明。真閑真樂處,常靜與常清。

靜抱無名朴,塵情了不侵。汞鉛鎔作粉,瓦礫變成金。

覬見羲黃面,參同釋老心。頓空超實際,無古亦無今。

《自題相》

面黃肌瘦子,看來有甚奇。分明喬眼孔,剛道絕聞知。

勘破三千法,參同十七師。低頭叉手處,泄盡那些兒。

《鏡中燈》

二首

寶鏡本無相,傳燈發慧光。真如元瑩淨,法體本熒煌。

金鼎燒真火,華池浴太陽。箇中端的意,元不離中黃。

靜室開心鏡,虛堂剔慧燈。外頭明皎皎,裹面晃騰騰。

黍米光中現,銀蟾水底澄。懸胎金鼎內,一粒大丹凝。

《詠藕》

二首

一種靈苗異,其他迥不同。法身元潔白,真性本玲瓏。

外象頭頭曲,中間竅竅通。淤泥淹不得,發露滿池紅。

我本清虛種,玲瓏貫古今。為厭名利冗,且隱淤泥深。

每有濟人意,常懷克己心。幾多撈灑者、那箇是知音。

《卓菴》

二首

擇盡虛無地,因緣在玉京。築基須穩穩,立鼎要平平。

直豎須彌柱,橫安太極楹。青天為蓋覆,菴主樂無生。

大地刻教平,菴基即日成。來山從丙入,去水放西行。

門戶全通達,窗櫺透底明。菴中誰是伴,月白與風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