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集卷六

Материал из Даосская Библиотеки
Перейти к: навигация, поиск

К оглавлению

Содержание

中和集卷之六

都粱清菴瑩蟾子李道純元素撰

門弟子損菴寶蟾子蔡志頤編

《沁園春》

六首

得遇真傳,便知下手,成功不難。待癸生之際,抽鉛添汞,火休太燥,水莫令寒。鼓動巽風,搧開爐韛,武煉文烹不等閑。金爐內,箇兩般靈物,緞鍊成丸。先須打破疑團。方透〔得〕、歸根復命關。使赤子乘龍,離宮取水,金公跨虎,運火燒山。金公無言,姹女斂袂,一箇時辰鍊就丹。渾吞了,證金剛不壞,超出人間。

身處玄門,不遇真師,徒爾勞辛。若絕學無為,爭知闔闢,多聞博學,寧脫根塵。固守自然,終成斷滅,着有着無都不真。般般假,那星兒妙處,參訪高人。一言說破元因。直指出、丹頭精氣神。問一竅玄關,本無定位,兩般靈物,只在心身。動靜相因,有無交入,五氣朝元萬善臻。幽奇處,把一元簇在,一箇時辰。

道曰五行,釋曰五眼,儒曰五常。矧仁義禮智,信為根本,金木水火,土在中央。白虎青龍,玄龜朱雀,皆自勾陳五主、張。天數五,人精神魂魄,意屬中黃。乾坤二五全彰。會三五、歸元妙莫量。火二南方,東三成五,北玄真一,西四同鄉。五土中宮,合為三五,三五混融陰返陽。通玄士,把鉛銀砂汞,鍊作金剛。

道本虛無,虛無生一,一二成三。更三生萬物,物皆虛化,形形相授,物物交參。體體元虛,頭頭本一,未許常人取次談。虛無妙,具形名相貌,虛裹包含。虛中密意深探。致虛極、工夫問老聃。那虛寂湛然,無中究竟,虛無兼達,勘破瞿曇。象帝之先,威音那畔,清靜虛無孰有儋。諸玄眷,以虛無會道,稽首和南。

叉手者誰,合掌者誰,擎拳者誰。只這些伎倆,人猶錯會,無為妙理,孰解操持。我為諸公,分明舉似,老子瞿曇即仲尼。思今古,有千賢萬聖,總是人為。可憐後學無知。辨是是、非非沒了期。況天地與人,一源分對,道儒釋子,一理何疑。見性明心,窮微至命,為佛為仙只在伊。功成後,但殊途異派,到底同歸。

說與學人,火無斤兩,候無卦爻。也沒抽添,也無作用,既無形象,不必烹炮。件件非真,般般是假,着意做工空謾勞。君知否,但一切聲色,都是訛淆。見聞知覺俱拋。直打併、靈臺無一毫。更休言爐竈,休尋藥物,虛靈不昧,志力堅牢。神室虛閑,靈源澄靜,就裹自然天地交。全真輩,苟不全真性,劫運寧逃。

又 贈靜菴口訣

歷劫元神,亘初祖氣,太始元精。這三般至寶,同根並蒂,欲求端的,勿泥身形。息定神清,緣空氣固,清靜無為精自凝。丹頭結,運陰陽符火,慢慢調停。尤當固濟持盈。把鉛汞、銀砂一處烹。四象合和,命基永固,三元輻輳,覺性虛靈。性命兩全,形神俱妙,與道合真無變更。逍遙處,任遨遊八極,自在縱橫。

又 贈春谷清禪師

智斷堅剛,奮心决烈,便透玄關。把殺人手段,輕輕拈出,活人刀子,慢慢教看。一劍當空,萬緣俱掃,方信道瞿曇即老聃。玄風播,看春生寒谷,覿面慈顏。從他雪覆千山。那突兀、孤峰青似藍。況擊竹拈花,都成骨董,揚眉瞬目;也是顢頇。劫外風光,目前薦取,擘破面皮方罷參。如何是,那祖師的意,合掌和南。

又 贈括蒼張希微號幾菴

不識不知,無聲無臭,名曰希微。只這箇便是,全真妙本,人能透得,即刻知幾。聞法聞經,說禪說道,執象泥文都屬非。君還悟,這平常日用,總是玄機。仍憑决烈行持。把四象、五行收拾歸。會兩儀妙合,三元輻輳,一靈不昧,萬化皈依。精氣凝神,情緣返性,進出蟾光遍界輝。形神妙,向太虛之外,獨露巍巍。

曲徑旁蹊,三千六百,門門不同。若泥在一身,終須着物,離於形體,又屬頑空。無有兼行,如何下手,兩下俱捐理不通。修真士,若不知玄竅,徒爾勞工。些兒妙處難窮。親見了、方能達本宗。況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觀之似有,覓又無蹤。箇箇見成,人人不識,我把天機泄與公。玄關竅,與虛無造化,總在當中。

又 贈吳居士丹旨

向上工夫,乾宮立鼎,坤位安爐。這火候幽微,元無作用,抽協進退,不費支吾。陰往陽來,雲行雨施,主宰機緘總在渠。心安定,那虛靈不昧,照破昏衢。性宗悟了玄珠。這命本、成全太極圖。向圈圈圈外,圓光進出,存存存裹,獨見真如。一氣歸根,六門互用,到此全憑德行扶。混塵世,且藏鋒剉銳,了事凡夫。

《又》

贈安閑子周高士

真鼎真爐,不無不有,惟正惟中。向靜裹施工,定中斡運,寂然不動,應感潛通,老蚌含殊,螟蛉呪子,箇樣真機妙莫窮。只這是,若疑團打破,頓悟真空。採鉛不離坤宮。運符火、當鼓巽風。向北海波心,生擒白虎,南山火裹,捉住青龍。二物相投,三關一輳,鍊出神丹滿鼎紅。藏身處,且和光混俗,是謂玄同。

《又》

贈鄭松溪

若拙若愚,若慵若懶,若呆若癡。只這底便是,造玄日用,果行得去,密應神機,學解見知。聲聞圓覺,增長根塵塞肚皮。都無用,但死心蹋地,壽與天齊。金仙不在天西。那碧眼、胡兒不必題。問性宗一着,從空自悟,命基上事,務實為基。虛實相通,有無交入,混合形神聖立躋。禪天淨,看雲藏山嶽,月照松溪。

《又》

贈損菴入靜

九轉工夫,三元造化,百日立基。便打撲精神,存决定志,掀翻妄幻,絕斷狐疑。剔起眉毛,放開心地,物物頭頭一筆揮。行功處,便橫拖斗柄,倒斡璿璣。為中會取無為。箇不有、中間有最奇。到恍惚之間,窈冥之際,守之即妄,縱又成非。不守不忘,不收不縱,勘這存存存底誰。只恁麼,待六陽數足,抱箇蟾兒。

《又》

贈王提點

慧海深澄,德山高聳,主人不凡。況剉銳解紛,黜聰屏智,掀翻物我,不露機緘。立志虛無,潛心混沌,象帝之先密意參。玄玄處,老先生元姓,一貫乎三。曾和至士玄談。故默默、昏昏契老聃。矧靈地虛閑,禪天湛寂,忘知忘識,無北無南。收拾身心,圓融造化,覆哉中間總作龕。神丹就,看圓陀陀地,照耀崧菴。

《又》

勉中菴執中妙用

中是儒宗,中為道本,中是禪機。這三教家風,中為捷徑,五常百行,中立根基。動止得中,執中不易,更向中中認細微。其中趣,向詞中剖露,慎勿狐疑。箇中造化還知。卻不在、當中及四維。這日用平常,由中運用,興居服食,中裹施為。透得此中,便明中體,中字元來物莫違。全中了,把中來劈破,方是男兒。

《又》

贈圓菴蔣大師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中藏化機。那些兒妙處,都無做造,靈明不昧,慧月光輝。曰氣曰神,惟精惟一,玉瑩無瑕天地歸。通玄處,把坎中一畫,移入南離。赤龍纏定烏龜。六月裹嚴霜果太奇。那白頭老子,來婚素女,胎仙舞罷,共入黃幃。布雨行雲,陽和陰暢,一載工夫養箇兒。常溫養,待玉宸頒韶,足躡雲歸。

《又》

勉諸門人

道在常人,日用之間,人自不知。奈叢識紛紛,紅塵袞袞,靈源不定,心月無輝。人我山高,是非海闊,一切掀翻便造微。諸賢眷,聽清菴設喻,切勿狐疑。先將清淨為基。用靜定、為菴自住持。以中為門戶,正為林榻,誠為徑路,敬作藩籬。卑順和人,謙恭接物,服食興居弗可違。常行此,若工夫不閒,直入無為。

《滿江紅》

贈虛菴

日用工夫,只一味、存虛抱素。會殊途同歸,一致百慮。紫極宮中元氣息,懸胎鼎內三花聚。問安爐、立鼎事如何,乾金鑄。縛金烏,搏玉兔。捉將來,封土釜。這火候抽添,更須防護。玉寶圓成明出入,法身形兆無來去。便潜身、直謁太清宮,神常住。

《又》

贊誰菴殷管轄

誰是菴兒,阿誰在、菴中撐拄。看飢來喫飯,誰知甘苦。角徵宮商誰解聽,青黃皂白誰能覩。向平常、日用應酬人,誰區處。是誰行,是誰舉。是誰嘿,是誰語?這些兒透得,便知賓主。外面形軀誰做造,裹頭門戶誰來去。造無為、畢竟住誰菴,朱陵府。

《又》

授覺菴

道本自然,但有為、頭頭是錯。若一味談空,如何摸索。無有雙忘終不了,兩邊兼用遭纏縛。都不如、嘿嘿守其中,神逸樂。過去事,須忘卻。未來事,休詳度。這見在工夫,更休泥着。六欲不生三毒滅,一陽來復群陰剝。悟真空、抱本返元虛,為真覺。

《又》

贈丁縣尹三教一理

三教正傳,這蹊徑、元來驀直。問老子機緘,至虛靜極。釋氏性從空裹悟,仲尼理自誠中入。算始初、立教派分三,其源一。道玄關,常應物。易幽微,須嘿識。那禪宗奧旨,真空至寂。刻刻兼持無間斷,生生受用無休息。便歸根、復命體元虛,藏至密。

《又》

贈睡著李道判

好睡家風,別有箇、睡眠三昧。但睡裹心誠,睡中澄意。睡法既能知止趣,便於睡裹調神氣。這睡功、消息睡安禪,少人會。身雖眠,性不昧。目雖垂,內不閉。向熟睡中間,穩帖帖地。一枕清風凉徹骨,夢於物外閑遊戲。覺來時、身在廣寒宮,抱蟾睡。

《又》

贊圓菴傅居士

這箇○兒,自歷劫、以來無象。況端端正正,亭亭當當。細入微塵無影迹,大周天界難安放。更通天、徹地任縱橫,無遮障。沒根宗,沒形狀。爍爍明,團團亮。只這箇便是,本來模樣。放出直超無色界,收來隱在光明藏。待頂門、裂破現圓通,金色相。

《又》

贈止菴張宰公

惟正惟中,只這是、修仙秘訣。若稍有偏頗,動生差別。試向動中持得定,自然靜裹機通徹。會三元、五氣入黃庭,金花結。運火功,有時節。海潮生,天上月。那一升一降,復圓復缺。十月工夫無間斷,一靈妙有超生滅。更問予、向上事如何,無言說。

《又》

贈密菴述三教

教有三門,致極處、元來只一。這一字法門,深不可測。老子谷神恒不死,仲尼心易初無畫。問瞿曇、教外涅槃心,密密密。學神仙,須定息。學聖人,忘智識。論做佛機緘,只憑慧力。道釋儒流都勘破,圓明覺照工夫畢。看頂門、進破見真如,光赫赫。

《又》

贈唯菴宗道人

觀復工夫,要默默、存存固守。靜極中一動,便通玄牡。惚恍中間情合性,虛無谷裹奇投偶。我今將、向上祖師機,為君剖。說話底,非干口。把物底,非干手。那沒腳童兒,會翻筋斗。解得箇些奇特處,自然勘破無中有。問西來、的的意云何,擘鼻杻。

《又》

贈密菴

一粒金丹,這出處、孰知年劫。若不識根源,怎生調燮。況是自家元有底,何須着相胡施設。我分明、舉似學仙人,天機泄。軟如綿,硬似鐵。利如金,圓似月。又不方不圓,無虧無缺。放則進開天地一竅,收來隱在虛無穴。問不收、不放作麼生,應難說。

《又》

贈一菴

三五真機,應用處、頭頭總是。況日用平常,密巍巍地。向有無中忘二見,便於罔象通三昧。卻如何、成少不成多,因滯泥。水鄉鉛,只一味。箇便是,先天氣。會蟾烏合璧,身心合意。 西四歸來投北了,東三便去交南二。把五般鑽簇入爐中,丹完備。

《又》

贈孫居士

這點虛靈,自古來、無虧無缺。更爍爍圓圓,澄澄徹徹。照破洪濛前底事,分閑蟾窟中間穴。向菴中、養箇白蝦蟆,皎如雪。那些兒,無可說。利如金,團似月。運化化生生,了無休歇。做水蒙時天癸降,地雷復處玄霜結。駕青鸞、直謁廣寒宮,超生滅。

《又》

贈嘿菴

默即說兮,這說處、元來有默。只默說便是,金丹祕訣。默識潛通為大要,聲聞緣覺皆虛設。向說中、認得默之根,無生滅。會說底,非干舌。與默底,無差別。這默底寧如,說底親切。若向不言中得趣,便於不默俱通徹。將默默、說說盡掀翻,天機泄。

《又》

贈敬菴葛道人

道本無言,要學者、潜通默識。若萬慮俱捐,虛靈湛寂。動處調停水中火,定中究竟波羅密。問玄關、一竅在何宮,中間覓。不是心,不是物。不是仙,不是佛。只這些端的,鮮人知得。迷者到頭空苦志,悟來不費些兒力。看無中、生有產靈胎,陽神出。

《又》

授記門人

吾道玄關,决不許、外邊人入。有學者來參,防他做賊。猛把殺人刀子舉,活人手段輕拈出。更單提、獨弄逞神通,誰能敵。若是箇,善知識。便承當,心不惑。仗奮心剛膽,逢佛殺佛。舉步便能欺十聖,口開便要吞三極。把乾坤、天地盡掀翻,真奇特。

《又》

令門人和

採藥歸來,這鼎器、乾金鑄寫,那些兒道理,全憑主者。先把根塵都掃盡,從前熟處休沾惹。問行工、進火事如何,憑般若。五雷車,青龍撦。燒山符,心鑄寫。更滌慮洗心,靈泉澆灑。九轉功成丹道畢,一靈真性還虛也。那赤條條地法王身,無可把。

《滿庭芳》

贈焦提舉

寂寞山居,喧轟市隱,頭頭總是玄關。賢明高士,須向定中參。我把活人手段,殺人刀、慢慢教看。君還悟,只今薦取,超脫不為難。一言。明說破,起初下手,先鍊三三。自玄宮起火,運入崑山。把定則雲橫谷口,放行也、月落寒潭。工周竟,大蟾成象,名姓列仙班。

《又》

受記定菴

學佛學仙,參禪窮理,不離玄牝中間。可憐迷謬,往往□相瞞。一味尋枝摘葉,徒坐破、幾箇蒲團。堪傷處,外邊尋覓,笑殺老瞿曇。些兒,真造化,誠能親見,膽冷心寒。定菴高士,好向定中參。看破娘生面目,把從前、學解掀翻。真空透,髑髏進破,真主自離菴。

《水調歌頭》

贈和菴王察判

土釜要端正,定裹問黃公。流戊就己,須待山下出泉蒙。採藥隄防不及,行火休教太過,貴在得其中,執中常不易,天理感而通。那些兒,玄妙處,實難窮。自從會得,菴中無日不春風。便把西方少女,嫁與南陵赤子,相見永和同。十月聖胎備,脫蛻爍虛空。

《又》

贈秋蟾周先生

鉛汞了無質,爐鼎假安名。始因動靜迷人,不覺墮聲聞。這箇先天妙理,日用着衣喫飯,相對甚分明。接物應機處,不動感而靈。不是心,不是佛,匪為金。明加眼力,莫教錯認定盤星。片片迷雲渙散,湛湛禪天獨露,箇是本來真。風定浪頭息,月滿水光清。

《又》

贈寶蟾子

學佛學仙要,玄妙在中誠。真鉛真汞,無非只是性和情。但得情來歸性,便見鉛來投汞,二物自交併。日用了無間,大藥自然成。識抽添,明進退,要持盈。坤爐乾鼎,陰符陽火慢調停。一竅玄關透了,八片頂門裂破,迸出寶蟾明。功行兩圓備,談笑謁三清。

《又》

贈劉居士

在俗心不俗,塵裹不沾塵。處身中正,何妨鬧市與山林。踐履不偏不易,日用無爭無執,只此是全真。方寸莫教昧,便是上乘人。採元精,鍊元氣,復元神。三元合一,自然鼎內大丹凝。更把玄風鼓動,天外迷雲消散,慧月朗然明。叩我第一義,江上數峰青。

《又》

贈張蒙菴

雷在地中復,山下出泉蒙。明斯二理,自然造化合玄同。密密至虛守靜,便見無中妙有,九竅一齊通。直下承當去,箇是主人公。莫着無,莫着有,莫着空。疑團打徹,只今突出妙高峰。撥置紛紛外境,收拾靈靈底箇,生化了無窮。畢竟作麼道,日向嶺東紅。

《又》

贈實菴

道乃法之體,法乃道之餘。雙全道法,橫拈倒用總由渠。只這元神元氣,便是天兵將吏,除此外都無。說與洞蟾子,定裹做工夫。守為胎,用為竅,假為符。既明此理,何須苦泥墨和朱。若使精凝氣固,便可驅雷役電,妖怪悉皆誅。行滿功成日,談笑謁仙都。

《又》

示衆芻分彼此

道釋儒三教,名殊理不殊。參禪窮理,只要抱本還元初。解得一中造化,便使三元輻輳,宿疾普消除。屋舍既堅固,始可立丹爐。鍊還丹,全太極,採玄珠。的端消息,採將坎有補離無。若也不貪不愛,直下離聲離色,神氣總歸虛。了達一切相,赤子出神廬。

《又》

贈白蘭谷

三元祕秋水,微密實難量。未分清濁,天地人物一包藏。一乃太玄真水,二氣由玆運化,三極理全彰。上下降升妙,根本在中黃。兔懷胎,牛喘月,蚌含光。人明此理,倒提斗柄庫銀演。絕斷曹溪一派,掀倒蓬萊三島,無處不仙鄉。誰為白蘭谷,安寢感羲皇。

《又》

言道

三元祕秋水,未悟謾猜量。誠能參透,洗心滌慮密歸藏。意與身心不動,精與氣神交合,天理自然彰。三善備於我,翻笑鍊玄黃。性圓融,心豁達,德輝光。牛郎織女,一時會合到天潢。勘破乘槎伎倆,密契浴沂消息,游泳有無鄉。日用別無事,讀易對三皇。

《又》

言性

三元秘秋水,都不屬思量。收來毫末,放開大地不能藏。過去未來見在,只是星兒消息,體物顯然彰。本自無形象,隨處見青黃。性源清,心地靜,發天光。木人半夜,倒騎鐵馬過銀潢。正是露寒煙冷,那更風清月白,乘興水雲鄉。識破夢中夢,稽首禮虛皇。

《百字令》

贈真蟾子葉大師

玄關欲透,做工夫、妙在一陽來復。天癸纔生忙下手,採處切須虔篤。絕慮忘機,清心釋累,認取虛無谷。鉛銀砂汞,一時辰內攢簇。霎時天地相交,甲庚無間,龍虎齊降伏。取坎填離,乾體就、陽火陰符行足。至寶凝堅,真蟾形兆,宜把靈泉沃。德圓功備,大師名注仙籙。

《又》

指中菴性命次序

玄關一竅,理幽深、至妙了無言說。陰極陽生初動處,便是採鉛時節。地下雷轟,山頭水降,滿地紅塵雪。行功之際,馬猿休縱顛劣。霎時虎嘯龍吟,夫懼婦合,鼎內丹頭結。身外有身猶未了,圓頓始能通徹。鬱鬱黃花,青青翠竹,此理應難泄。為君舉似,水中撈取明月。

《又》

贈陳制幹

修真慕道,樂清虛、任意陶陶兀兀。富貴榮華都不戀,甘分清貧徹骨。名利俱損,是非不辨,且把身埋沒。真閑真靜,誰知如是消息。為言向上機緘,玄珠罔象,火候無時刻。一竅玄關通得透,頓悟非心非佛。情念雙忘,有無交入,胎備元神出。眼睛開放,光明周遍無極。

《又》

贈胡秀才

亘初一點,瑩如如、無相無形無質。不蕩不搖常正定,直是斷蹤絕跡。變化無方,顯微無間,妙理應難測。為伊言破,屏除緣慮塵識。放教方寸虛澄,裹頭寧貼,方見真端的。三五混融心月皎,照破本元來歷。爍爍圓明,如如不動,運化無休息。靜中拈出,蟾光爍破無極。

《又》

指老蟾張大夫下手

金丹大要,不難知、妙在陽時下手。日用平常須謹獨,莫縱虎龍奔走。心要安閑,身須正定,意在常存守。始終不怠,自然通透玄牡。其間些子淆訛,為公直指,地下聽雷吼。立鼎安爐非小可,運用斡旋憑斗。性本圓明,命基牢固,勘破無中有。老蟾成象,直同天地齊壽。

《又》

贈通菴

太初一點,本靈明、元自至純無雜。執着些兒千里遠,悟得只消時霎。方寸中虛,纖塵不立,何用調庚甲。承當得去,目前方信無法。箇中顯訣難傳,無名可喚,貴在心通達。信手拈來君薦取,無罅豈容針劄。人我山頭,是非海裹,更要知生殺。養其無象,忘形靈地開發。

《又》

示衆破惑

成仙捷徑,在玄關、一竅四通八達。說與學人先立志,悟後只消時霎。可笑迷徒,不求師指,執着傍門法。般精般氣,到頭都是兜搭。爭知大道堂堂,坦平驀直,也要師開發。會得善行無轍跡,玄牝自然開闔。一念無生,谷神不死,九轉工周匝。脫胎歸去,大羅天上行踏。

《西江月》

贈潘道人

真土真鉛真汞,元神元氣元精。三元合一藥方成,箇是全真上品。動靜虛靈不昧,成全實相圓明。形神俱妙樂無生,直謁虛皇絕境。

《又》

贈善友

至道本無言說,全憑立志剛堅。心常不昧究根源,一月千潭普現。會取擊風捕影,便知火裹栽蓮。任他海水變桑田,只這本來無變。

《又》

贈周守正

識破無人無我,何須求佛求仙。隨時隨處總安禪,一切幻塵不染。

選甚山居野處,何妨鬧市門前。執中守正固三田,久久神珠出現。

《鍊丹砂》

詠玄牝示衆

玄牝少人通,說與諸公。休言南北與西東。不在四維并上下,不在當中。闔闢妙無窮,天地根宗。生生化化運神功。動靜機緘應不息,廣納包容。

《又》

示衆

至道本無傳,只要心堅。始終立志莫教偏。九載三年常一定,便是神仙。真息自綿綿,靈地平平。飢來喫飯困來眠。夏月單衣冬蓋被,玄外無玄。

《隱語》

教外名言

佛書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由心造。是謂有造則有化,造化皆由心。人皆謂造化萬物者,造化之工也。予獨不然。造化本無工,萬物自造化也。何以故?一切萬物均有是心,既有是心,便有造化,豈非自造化耶?且如世間一切有形,形本無無而生有,是謂造;有生便有滅。有滅則復歸於無,是謂化。造造化化,物之常也。一真之性本有,有而無象,故無造無化,道之常也。人只知無造無化為不造化,殊不知有大造化存焉。非明了者,其孰能知之。明了之士,智慧圓通,則能萬事見空,一心歸寂,超然獨存,故無造化也。若不明了,外着於身心世事,內住於受想行識,所以隨世變遷,隨形生滅也。目所見者,謂之色。領納在心,謂之受。既受之在心,謂之想。想而不已,至於作為,謂之行。隨行善惡各有報,謂之業識。業識紛紛,輸迴之根本也,故不能出造化。苟有不被幻緣纏縛,不被法塵染污,不被迷情障礙,不被愛欲苦惱,則能照見五蘊皆空。五蘊既空,造化何有?此即是涅槃妙心也。予謂造化由心,復何疑哉。

道書云:有無相生。是謂無生有造也,有生無化也。又云:致虛極,守靜篤,萬物並作,吾以觀其復。是謂觀復知化也。知化則不化,不化則安得有造?非洞觀無礙者,孰能及此。洞達之士,清靜光明,故能勘破身心世事。因虛幻中有有則為物,物極則返,返射復歸虛幻也。作是觀者,則知無象之象,乃是實象;養其無象,象故常存;守其無體,體故全真。至於純純全全,合乎大方,溟溟涬涬,合乎無倫,超出虛無之外,是謂無造化也。執着之者,身心不定,念慮交攻,所以喪其無象,散其無體,故流浪生死,常沉苦海也。苟有收拾身心,屏除念慮,內境勿令出,外境勿令入,內外清靜,名為照了。至於內忘其心,外忘其形,一真洞然,如太虛廓然,無礙造化,又何有焉。

儒書云:不忮不求,無咎無譽。是謂不忮不求,則不受造也;無咎無譽,則不受化也。《易·繫》云: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予謂遠取諸物,則知萬緣虛假;近取諸身,則知五蘊皆空。外屏萬緣,內消五蘊,故能順天施運,懼樂於天。知物之始終,知幽明之故,知死生之說,窮理盡性,以至於命也。樂天故不憂,盡性故不疑。非致知者,孰能及此。致知者誠明靜定,故知生滅不停者,幻形也;差別不平者,妄心也;遷變不定者,時世也;敗壞不久者,事務也。觀練純熟,是名聖功,一以貫之,故無造化。若不致知,則不能格物,不能格物,則隨物變遷,性命安在?苟有變動不居,周流六虛,故天地合乎我,萬物備於我。至於復見天心,萬有歸一無,則造化息矣。譬如乾坤不變動;日月不運行,六子何有?六子

不交重,陰陽不升降,萬物何有?乾坤之體,純一不雜,倒正不變,故無造化。造無造之造,大造也。化無化之化,大化也。作是見者,故知世間萬物皆是假合,陰陽運用無非幻妄,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觀之,三教惟心也,造化由心也,出造化亦由心也。

學佛之要,在乎見性。若欲見性,必先以决定之志,奪習俗之氣,以嚴持之力,保洞然之明,然後照破種種空妄,心不着物,念不隨情。念是煩惱根,心是法塵種。念起則一切煩惱起,念息則一切煩惱息;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念起即止,皆由自心。至於生滅滅已,寂滅為樂,是見性也。今之學者不能見性者,為事理二障所礙也。非大觀則不能解理障,非大止則不能除事障。大觀謂智斷也,大止謂力制也。智斷純孰,則理理皆空;力制純孰,則事事皆空。了三空之大空,知一真之至真,此大觀之至也。即時身心世事、念慮情識,一齊都止,此大止之至也。非上上智,其孰能與於此。學道在乎存性。若欲存性,必先以慧劍斬群魔,火符消六慾。次以定力忘情絕慮,釋累清心,至於心清累釋、慮絕情忘,是謂存性。真性既存,則無造化。今之學者,為情識之所奪也。欲去情識,先除生滅心。心無生滅,身無生滅,定矣。去生滅心,必自無念之積習純熟,足可致無夢;無念之靜定純熟,足可致無生。無夢乃見在之大事也,無念乃末後之大事也。無生則不造,無夢財不化,不造不化,即不生不滅也。非高上之士,其孰能與於此。

儒學之要,在乎盡性。若欲盡性,在明明德,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有定,有定則能忘物我。艮卦辭云:艮其背,不獲其身,行其庭,不見其人,無咎。艮其背,忘其心也。不獲其身,忘我也。行其庭不見其人,忘物也。三者既忘,何咎之有?此知止之至也。知止故能忘物我而全天理,是謂盡性也。今人不能盡性者,為身心之累也。既有累便有室礙,必以剛斷果决。剛斷故能忘物,果决故能忘我,物我兩忘,盡性至命定矣。非神德聖功,其孰能與於此。予見世人多以此身為有我,其不思之甚也。且如此身因造而有,未造之前有象乎?有名乎?有我乎?既化之後有象乎?有名乎?有我乎?前後兩既俱無,安得中間偏執有我耶。殊不知身心世事本來虛妄,三世推求了不可得。過去杳然何在,只今念念變遷,未來决定如是。歷劫以來大夢幻中,堅執妄緣,結成輸迴種子,是以出生入死,無有了期。若復有人於此夢幻境中,證明了知而善消遣,豈非至人乎。予一日舉此公案,令門人參。二三子稍合符節,故作此書以贈之,以心傳心。若能直下承當,潛通默會,即時知止,不謀其前,不慮其後,不戀只今,三者混成,得大自在。徜徉乎大寂滅之海,逍逼乎無何有之鄉,游泳乎自得之場。至此方知,造化於此何預焉。雖然,更有向上事在。且道喚甚麼做向上事?咦,掀翻無字腳,粉碎太虛空,方為了事漢。祕之秘之。

《絕學無憂篇並敘》

所為絕學者,非不學也。若以不學為絕學,則罔無所知,只同常流也。此所謂絕學者,博學而至於絕學也。蓋由世人多學為奇特,轉學轉不會也。聖人云:其出彌遠,其知彌少。又云:多則惑,少則得。正謂此也。前儒云:有為終日息,無為便不息。即此意也。故作是篇以證之,使學徒不為聲聞緣覺、學解見知所累也。

日用總玄玄,時人識未全。當推心上好,放下口頭禪。

法法非空法,傳傳是妄傳。不曾修福始,焉能有禍先。

不益便無損,不變豈能遷。不垢亦不淨,無缺亦無圓。

莫着嗔和喜,何愁迍與邅。不作善因果,那得惡因緣。

不聞興廢事,名利不相牽。精粗無憂惡,妍醜不憎憐。

不償歡喜債,都無恩怨纏。打開人我網,跳出是非圈。

清虛不好古,恬澹倦希賢。休思今世後,放下未生前。

從他佛是佛,任伊仙是仙。既無塵俗累,何憂業火煎。

有無俱不立,虛實任相連。都緣無取捨,自然無過愆。

來去渾忘卻,死生何預焉。居止無餘欠,隨處任方圓。

飢來一椀飯,渴則半甌泉。興來自消遣,困來且打眠。

達者明此義,休尋天外天。見前赤灑灑,末後亮娟娟。